九州娱乐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九州娱乐网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2176-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九州娱乐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境外支付公司World First在华申请第一张外资支付牌照

添加时间:2018-08-27 15:29
  7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在其官网正式公告了越蕃商务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蕃商务”)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信息,申请支付牌照类型为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远程支付),其已经通过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设施技术认证。
  
  工商资料显示,越蕃商务注册在上海自贸区内,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外资跨境电商收付款公司World First为了申请支付牌照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出资人为World First亚洲公司。上述公告还指出,主要出资人在截至申请日的连续两年盈利。

越蕃商务
  
  一位接近World First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8月下旬应该会有对支付牌照更明晰的情况。”时代周报记者联系World First采访,其公关人士表示近期为敏感期暂不接受采访。
  
  第三方支付的“国民待遇”
  
  World First总部位于伦敦,于2004年成立,主营业务分国际汇款、外汇期权交易和国际电商平台收款及结汇,收款服务的币种覆盖了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加元和澳元,在2010年进入中国。
  
  同年,以C2C代购模式为主的洋码头上线,中国跨境电商开始了初步发展,2014年天猫、亚马逊、网易等纷纷进入该市场。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在2013–2016年都保持着每年30%左右的增速。2016年,中国海淘用户规模达到0.41亿,预计至2018年底将达到0.74亿,平均每年用户规模增速达到50%.可见,World First在中国的发展时间线几乎配合着中国跨境电商平台的成长。
  
  截至目前,World First已设立了九个办事处,分别位于伦敦、阿姆斯特丹、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香港、新加坡、东京、悉尼、深圳和上海,已有超过2万名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客户,全球每年的交易流水超10亿美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World First与多数提供跨境支付服务机构的业务模式有所不同,为商家开一个当地的银行账户,“扮演”国际银行角色而非转账平台,再从交易中收取费率手续费。
  
  “费率是World First的主要收入来源。”上述接近World First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主要的合作银行有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等,确保交易真实性的同时可以在货币兑换中有优势。
  
  在一次产品发布会上,World First中国区总经理黄伟强表示:“今年在中国内的布局战略重点正是本土化的推进。”
  
  毫无疑问,获取第三方支付牌照便是其本土化的重要一步。而从World First在中国市场的布局来看,似乎都十分顺利。去年11月,World First在上海陆家嘴新兴金融产业园区内成立中国内地第一家全资子公司越蕃商务;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就对外披露已收到World First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时至6月,其就推出了针对跨境B2B电商的金融收款服务的产品-World Account,并以此为在中国市场上的主打产品。
  
  实际上,今年3月底,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2018〕第7号(以下简称“7号《公告》”),明确放开了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限制,同时外资和内资支付机构须遵守相同规定,实现统一的准入标准与监管要求,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6月,央行行长易纲在公开场合表示,未来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主线是按照国民待遇原则逐步放开股比限制和业务牌照限制。
  
  这意味着,外资机构进入中国支付市场将享受“国民待遇”,而World First正是在支付领域中第一家“吃螃蟹”.
  
  “外资支付机构生存和发展了很多年,更为成熟,对目前本土的支付机构会有紧张感,不断地完善自己的金融支付体系,而外资机构在效率和安全上的实践,也将值得学习。”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行业“十面埋伏”
  
  根据央行2号令要求,申请支付牌照必须经过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设施技术认证,获得公示的支付机构将进入央行总行审批流程,顺利通过就可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这意味着,目前World First通过越蕃商务申请支付牌照仅剩最后一步,但行业的竞争似乎并不像World First设想的那么简单。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达27.79万亿元,比2016年增长14.2%;其中,出口15.33万亿元,进口12.46万亿元,继续保持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的地位。而这些数据,直指着中国B2B跨境支付的市场潜力。而与交易规模一同增长的还有跨境支付试点平台数量,截至2017年底,参与跨境支付试点的支付平台数量也已达到33家。
  
  金杜律师事务所支付行业的律师周昕在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大量支付机构在有限的市场空间生存十分不易,纷纷尝试跨境支付业务,这一细分业务板块同样是‘红海’一片。”
  
  白明表示,比起开放力度,完善支付领域法律法规更为重要。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支付领域属于金融业的新兴领域,而且涉及千家万户,风险更为集中,在开放外资的进程需要更为敏感和谨慎,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迎客',让行业健康发展再迎接挑战。”
  
  World First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姐夫·帕克在去年年底的一次采访中坦言,过去的12个月里在行业竞争展开的价格战里承受了非常大的价格压力,“2017年3月决定将费率降到了1%”.
  
  “面对用户熟悉支付宝、财付通等内地支付企业,外资支付机构出现’水土不服‘是难免的。”一家支付机构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World First之前,Apple Pay以基于手机NFC功能的电子现金脱机消费业务在2016年进入中国支付市场,其不属于网络支付业务范畴,因此不需要第三方支付牌照。以当下情况来看,Apple Pay仍无法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相比较和抗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已有不少外资支付企业都以B2B跨境支付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切入口。Paypal早在2011年便开始申请第三方支付业务许可证,其官网多次表示已提交了相关申请材料;而同样在中国B2B跨境支付市场的外资机构还有Payoneer,目前持有美国货币服务企业执照和欧洲相关的金融服务执照,官网显示已有超过10万的中国电商卖家用户。
  
  上述支付机构负责人表示,外资支付机构入场是有期待的,在于其是否参与境内支付市场:“他们的技术、平台和模式带来的市场反应,可能会与市场现有的支付机构完全不同。”
上一篇:拒收现金行为与电子支付的发展趋势
下一篇:没有了